清点各种还未施行的限行手腕及应答措施

2019-06-06 19:20:10 来源:百度新闻
记者:魏巍 来源:百度新闻

不堵车,不好意思跟人说是一线城市,这是几年前的段子。最新段子是,一线城市不仅得堵,也得限,快乐并痛哭。堵不是问题,在许多一线城市已成现实,如何限,才是一大挑战。日前,深圳发改委坦言正在研究汽车排污费征收,北京交通委表示正在评估特定时段、特定区域实现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措施的可行性,北京某官员甚至表示未来买车必须提供停车证明。至于交通拥堵税,每年都要冒出一次,只是今年次数更多。最郁闷的恐怕是广大车主,怎么老是受伤?作为车主,难以改变政策,但有必要对各种限行手段有所了解,未雨绸缪,有备无患。以下介绍各种还未实施的限行手段,并列举应对措施,已经实施的拍牌、摇号等,不在此列。

交通拥堵税

执行的国家有新加坡、荷兰等,收费方法分一刀切和按实际使用计算。一刀切如新加坡,对高峰期进入市中心的车辆一次征收2美元,约为13元人民币。荷兰则通过GPS采集汽车吨位、排量和行驶时间段公里等信息,准确计算出每辆汽车的实际缴税额。征收这一税费目标相当明确,减少市中心拥堵,减少市区二氧化碳排放。

征收交通拥堵税对于硬件有一定要求,但对于中国多数一线城市而言,不是问题。一线城市或许不能对每一款车装上GPS进行追踪,在进出市中心各个路口装上监测摄像头,还是能够做到,有些已经做到。对于摄像头,辨别车牌号,没有任何技术难度。换言之,中国一线城市如果征收拥堵税,最大可能是一刀切,一次性征收。

应对:最佳方法是错峰出行,早晨提前半个小时出门,晚上推迟半个小时归程。每天多花一个小时在公司,确实不短,每个月等于义务多工作一天。不过,算算被堵在路上的痛苦和征收的拥堵税,不难接受。第二种方法是“汽车+公交”,将车开到停车场,转乘快速公交,或换乘地铁,优点是准时上下班、环保且能顺便减肥,不足在于不能最大化享受汽车的便捷性。

单双号

目前,还未有一个城市全天候执行单双号限行,更多是重大节日的临时措施,如2008年北京奥运、2010年广州亚运。单双号限行规则极其简单,根据尾号限行,单号走单号日期,双号走偶数日期。执行单双号,能在短时间内缓解市区交通压力,且对城市环境起到间接改善作用。其最大争议在于,车主利益不能得到有效保障。硬件方面,执行单双号要求更低,摄像头只需监测尾数。目前,北京执行每天两个尾号限行,升级到单双号限行,可能只需改动下软件设置。

应对:多数人第一时间会想到,再买一辆车,一辆单号,一辆双号。实际不可行,以北京为例,一旦执行单双号,北京肯定是“摇号+单双号”并行,购买第二辆车必须摇号,而摇号中签率堪比中奖。更妥帖应对方法是“拼车”,找一个上班地点距离不远,尾数刚好隔开的车辆,双方轮流开车,互不相欠。如打算彻底解决,可“拼车”的同时参与摇号,获得新指标后购买第二辆车。

停车证明

购车前,必须提供停车证明,证明拥有车位,不会占用机动车道造成拥堵,这就是所谓的“停车证明”,国际执行的城市有东京。这是不错的方法,提高购车门槛,打消一部分购车念头,同时解决停车难,也正因如此,被誉为“未来趋势”。其缺点在于会酝酿新的不公,成为一块腐败的新土壤,原因是停车位每年增量有限,不可能大幅增长。在供求关系极难缓解的情况下,停车证明会“一纸难求”。

应对:就算不需要停车证明,汽车都得有个位置停,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是,买个车位。如果车位价格难以接受,选择长租,一年一签,压低单月租金。为了省钱,随意停在路边;为逃避罚单,将车牌卸下……这些做法都不靠谱,停车的钱省不得,也不能省。而且,随着保有量增加,停车位只会越来越贵,买更加划算。

排污费

顾名思义,排污费即一产生排放,便进行收费,收费高低与排放成正比。计算排放同行方法是计算油量,加多少油,就征收多少排污费。早在1998年,杭州、郑州和吉林市就入选“总量排污收费”的国家试点城市,并曾征收汽车排污费长达5年。由于减排效果并不显著,最终在2003年停止。如今,正在对此进行研究的是深圳,具体方案尚未明确。深圳发改委表示,还在研究当中。有分析人士认为,排污费并不合理,“费改税”是大趋势,征收排污费无疑是倒退,如何使用这笔费用,如何监督,都是问题。另外,燃油税已开始征收,在此基础上,再征收排污费,有重复之嫌。

应对:一旦征收排污费,如未购车,那选车必须审慎,将油耗放在第一位。如已经购车,可考虑换购具备节能环保新技术的车型。如不打算购车,则可以有目的地降低汽车使用频率,长途出行多使用高铁、飞机等交通工具。

限外地牌

这多与其他限行措施一起出现,上海限外地车为一天四个小时,高峰时段不能上高架,外地牌进北京必须领取进京证,有效期一过必须离京或重新领取。上个外地牌,节省5万元拍牌费,在上海非常普遍,外地牌从一开始的浙江、江苏,慢慢“延伸”到东三省、内蒙古一带。不过,限外地牌很快会有升级版,限行时间和范围会进一步扩大,原因是限制本地上牌,如不限外地牌,效果会大打折扣。

应对:手头拮据,可先上外地牌,首选老家牌照,应付着使用,一旦限行影响使用,可将车送回老家,给父母亲使用。城市里,再通过摇号和拍牌申请个当地指标。假如可以做到外地车不进城,只是在郊区跑跑,进城多用地铁和公交,那外地牌照可以一直使用。

记者观察:

最怕“组合拳”

单一限行措施不难应对,最令人担心是多管齐下,大打组合拳,而这种可能性相当高。北京和广州已经开了个头,广州执行“摇号+拍牌+给新能源车让行”,北京则是“摇号+尾数限行”。成都、深圳、杭州、西安等多个准一线城市都在谋划自己的限行政策,不会照抄北上广,但可以肯定,不会只有一种现行措施,“综合治理”会是主流。

拳台上,拳手面对对方猛烈的组合拳攻击,都会采取防守,先撑过去再说。这种方法同样适用于应对限行“组合拳”,努力撑,撑过去便是雨过天晴。在撑的同时,应积极增加收入,用以抵消限行所带来的成本增加。实在撑不下去,可考虑将车卖掉。欧洲用了80年,从自行车过渡到汽车,然后再用20年,从汽车过渡到自行车。中国没有这么长时间,自行车正在逐渐回归。再严苛限行都不会限到自行车上,家庭成员可以人手一辆,甚至两辆。(文/周伟力 图/资料图片)

www.51see.net
特色栏目